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最迷你的瑞典大學,如何建立起了影響全球的游戲發展體系

游戲

最迷你的瑞典大學,如何建立起了影響全球的游戲發展體系

顧天鸝2019-05-09 06:57:07

“我們這兒不是多有名的城市,這對其他人來說可能很困惑,這里是怎么搞出一個創新又緊密的社區的?這也許不可復制,但我們愿意分享。”

如果你沒玩過《模擬山羊》(Goat Simulator),你一定看別人玩過。這個看起來蠢兮兮、同時又讓人捧腹大笑的糟蹋物理引擎式游戲,2014 年霸占了幾乎所有游戲主播的頻道。它在“正經”媒體不屑的批駁聲中銷量飛速突破百萬,是當之無愧的現象級網紅游戲,其背后的工作室 Coffee Stain Studios 也一舉成名,立刻被印上瑞典游戲業的名片、被收入每一年的游戲產業報告。

這部獨特的游戲來自一個獨立團隊的靈光乍現,但它同樣是一個體系產物。我們在上篇文章中探討了瑞典緣何成為游戲熱土——它的硬件基礎、游戲文化以及社區構建,在這篇文章里,通過一名大學講師、一位游戲孵化器工作人員、一個地區游戲組織項目主管的敘述,我們將接觸制造《模擬山羊》們的體系,了解其具體運作方式——這個低調的體系不為玩家所知,它的“迷你”容易讓人忽視,但這無礙于它將一批批游戲人的創意和靈感變成了實實在在的收入、重新注回瑞典的經濟系統。也正是這樣一個體系,讓一個迷你城市得以每年舉辦全國最大的游戲行業會議。

這是舍夫德(Sk?vde)的故事。

舍夫德街景

1. 迷你城市的迷你大學

舍夫德不會是常規游客的停駐點。它是斯德哥爾摩-哥德堡那條繁忙鐵路線上不起眼的一站,車站甚至沒有任何英文標識;它的面積和上海徐匯區一樣大,一張 A3 大小的地圖就能精確囊括其中的每一條街道和每一棟房屋;它也許只能吸引會玩的深度游客,坐落于 V?nern 和 V?ttern 兩個瑞典最大的湖泊之間,其城市外緣盡是連綿起伏的森林、山野和湖泊,是遠足和登山的絕佳去處。

這個最早做馬匹販賣生意、中世紀靠一名圣徒吸引朝圣者的城市,直到 18 世紀都是瑞典最小的城鎮之一,1700 年僅擁有 154 名常住居民。如今它的人口上升至 5 萬,仍然迷你。在傳統目光之下,支撐其產業的是沃爾沃全球最大的引擎制造廠之一——你一出火車站就能看到沿鐵路線豎起的巨大 “VOLVO” 字樣。沃爾沃在這里的雇員數量超過 5000,毫無爭議便成為該地區第一大雇主。

然而舍夫德近年來之所以能吸引新鮮血液和國際目光,并不因為光鮮的大公司或任何時髦的城市硬件設施。它年輕且在飛速成長的文化核心才是世界認識它的緣由——面對如何持續發展城市經濟的問題,自治區政府的目光越過傳統工業,落在了生機勃勃的游戲產業上。

這就是舍夫德大學成為全新發展核心的原因。位于城市東北部的這所大學創立于 1977 年,相當年輕,而且還是全瑞典最小的大學,然而當地人恰恰以其“小”而自豪——雖然只擁有 3500 名左右的學生,它仍在瑞典大學評估中排名第 7,影響力輻射全球。它的理念超前,態度開放,決策也相當大膽,在 1990 年代便擁有瑞典最大的 IT 學院之一,早在 2002 年就設立了第一個游戲專業,也是全世界首批開始教授游戲課程的大學,目前有超過 500 名學生在此學習游戲設計。

17 年的發展讓這個課程體系逐漸成熟。現在所有的游戲相關研究都被歸入“媒體、技術與文化”學院,又被分為 5 個方向:社會與文化、音樂與創意實踐、敘事藝術、電子游戲和人機交互。根據具體學科不同,學生們畢業拿到的可能是科學學位,也可能是文學藝術學位。

它擁有 5 個游戲本科專業(設計、寫作、圖像、程序和音樂),又從 2007 年起增加了第一個研究生課題:嚴肅游戲,旨在探索游戲在醫療、訓練、教育、營銷等功能領域的作用,“游戲不僅是純娛樂,它可以有另一層目的”;2011 年,文化方向被著重納入課題,“數字敘事:游戲與文化遺產”成為了新的碩士項目,他們通常在此探索文化遺產在游戲中的表現形式,常與多地博物館合作。

Marcus Toftedahl 是舍夫德大學的一名講師,他已經教授了 10 年的游戲設計與寫作,目前 PhD 在讀,研究方向是中國游戲市場。在他看來,舍夫德大學游戲課程的核心就是跨學科融合——他們通常要求技術背景和媒體背景的學生合力完成作業,這更符合游戲產業的現實,“畢竟在獨立游戲領域,你什么都得知道一點”。若干課程過后,這些學生會被丟到一起,以最快的速度制作游戲,一年級可能做 2D 游戲,二年級做 3D。他們并不像其他學校一樣用渲染動畫模擬最終效果,這里的一切功課都在真正的游戲引擎中進行。

游戲的學術向研究令舍夫德充滿了吸引力,尤其是嚴肅游戲和文化遺產,被人們視為拓寬游戲疆域、賦予其更多功能和意義的重點。

信息學院講師 Lars Vipsj? 正在為兒童制作北歐神話生物主題的游戲

當然,大部分學生都會把開發游戲作為終極目標,而舍夫德給予他們的幫助,不僅僅是在校期間,也延伸至未來的職業生涯。3 年的本科學習后,臨近畢業的學生們可以選擇為一家游戲公司工作——這在急需游戲人才的瑞典幾乎算是輕而易舉——或是選擇自主創業。對于后者而言,投靠毗鄰校園的孵化器 The Game Incubator 便成了最佳選擇。

2. 編織了一個體系的孵化器

瑞典人強調的第一件事是:孵化器完全免費。

這有別于大多數初創孵化器的模式,因為它們通常會對公司收取一定的費用,有時是 6% 或 10% 的盈利抽成。而舍夫德的孵化器是非營利性組織,分文不收。它幫助大學學生和其他任何通過申請審核的人一步步創立自己的公司,期間為他們提供免費的辦公空間、休息區、硬件、商業課程,以及接觸發行商、參與業內活動的機會,僅僅收取象征性的設備和辦公室月租金,這個“象征性”的數字是 50 歐元。

他們的資金來自舍夫德自治區政府(Sk?vde Municipality)和以哥德堡為中心的瑞典西郡(V?stra G?taland),孵化器本身源自和大學毗鄰的哥希亞科學產業園(GSP),也是地區游戲組織 Game Arena 的一部分。GSP 成立于 1998 年,做著和任何一個產業園差不多的事——孵化公司、投資初創、促成公司間合作交流等,涵蓋領域包括軟件工程、金融、電商等等。

2004 年,一個來自舍夫德大學游戲專業的 15 人畢業生團隊找到了 GSP 想發行游戲。這對 GSP 來說還是頭一遭,當時他們的孵化器只是泛泛的科技初創孵化器,對如何發行游戲產品、成立游戲公司并不了解。在他們發現游戲公司和一般的 IT 部門完全不同、而它同樣具備巨大潛力時,便決定創立一條游戲專精路線。在孵化器的催化下,那個畢業生團隊在 2017 年和 P 社合作發行了名噪一時的 MMO 即時戰略游戲 Dreamlords,他們的公司名是 Lockpick Entertainment。

15 年過去,孵化器在當地創造了 500 多個新工作,已經幫助 100 多家初創立足,雖然其中有的沒能存活到現在,但游戲業內的合并、收購并不反常,而這些雇員通常能立刻在別家找到新工作,而隨著舍夫德和孵化器的名頭漸響,他們的簡歷通常也會很好看。

GSP 一棟辦公樓內留下的公司 logo 拼圖

瑞典人再三向我們提起來自政府的支持,稱他們是“最安全的合作伙伴”、基本會有求必應,“我們有時只需要開口‘我們要一棟新樓裝下多少學生’,事情很快就能辦成”。

“舍夫德自治區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你要如何增加就業機會?考慮到自動化和更多外包工作,讓沃爾沃再多雇傭 500 人顯然不太現實。那么游戲產業因為緊靠大學輸送人才,明顯是更好的發展方向。區政府在試圖把舍夫德引導到一個安全的發展方向,所以會盡力提供幫助,” 孵化器的商業拓展顧問 Per Micael Nyberg 說,“我們在利用瑞典納稅人的錢來投資企業家和初創,幫他們成長、盈利、最終取得成功,這樣就會產生更多的稅收回到瑞典的系統中去。一切都是長期的,快錢不是我們感興趣的東西。”

你可以在 Game Incubator 的網站上找到一張路線圖,大致概括了一個有意成立游戲工作室的人,要如何通過這條“捷徑”獲得自己想要的。

這條捷徑實際上并不輕松,它讓新人們一窺進入產業的正統路徑,對之加以一定程度的引導,但中途不乏嚴格篩選,也相當于讓他們為獨立后的生存之戰做好準備。

任何瑞典人都可以在網站填好一張申請表(目前僅對瑞典居民有效,他們計劃在解決簽證問題后,將項目擴展至海外),硬性要求是在瑞典創立公司,同時要足夠對此上心,“我們不接收只對做游戲感興趣的人,他們必須要認定這條路,準備好以做游戲為生。” Nyberg 補充說。這些申請表會經歷一輪篩選,孵化器的工作人員會選出那些具有潛力的主意。

正式進入項目的第一個階段為“初創階段”,為期三個月。孵化器提供大學周邊免費的辦公空間、硬件和隨時接觸商業顧問的機會。參與者的主線任務只有一個——驗證(verification)。每個項目不能只是由一種感覺支撐,比如“我的朋友喜歡這個”或是“社交媒體上有人夸它給它點贊”,它必須要瞄準一個愿意付費的受眾群。而為了確認自己的項目確實擁有潛在的付費支持,參與者必須開始收集真實數據。如果他們在做一個 PC 游戲,就應該建立一個 Discord 頻道,確保人們下載、開玩,保證用戶確實參與其中;沒有測試版本,至少也該上傳游戲預告,記錄觀眾的真實評價。其他小任務則包括確定公司名、開通社媒賬號、做好 logo 和網站等。

3 月開始的新一期初創階段

初創階段后迎來的是第一次“小考”(Pitch),參與者需要對一個由孵化器人員、投資人、發行商、開發者前輩組成的委員會陳述自己的項目。“驗證通過”的游戲將進入下階段,未能通過的可以有二次機會,繼續回到前一個階段進行 3 個月的修改。而對于委員會成員而言,這也是早早接觸新鮮點子的時機,有的未通過項目也許只是需要打磨和重新包裝,看上它的投資人可以及時與參與者接洽商討未來合作。

通過驗證的團隊接下來要進行 6 個月的進階商業訓練,并在此間進一步完善游戲。舍夫德的學生可能在 2、3 年級的課堂上就接觸過基礎商業知識,但是根據 Game Arena 項目主管 Magnus Ling 的說法,這些學生仍舊對如何做生意完全不了解,如何成立一家公司、如何拿出商業計劃書、選定領導者、搞定版權和 IP 改編權,他們仍要在一節節討論課和 workshop 上學習。孵化器并不提供資金贊助,參與者需要在周邊找工作養活自己,無論是麥當勞打工還是(理想情況下)去游戲公司實習,同時再參與這些晚間課程。他們將確定自己的商業模式、計劃書、營銷方案,并開始聯系發行商和投資人。

第二次 Pitch 便是對委員會展示自己的公司計劃和團隊潛力。委員會將考察 CEO 是否能勝任這個職位,Game Arena 則負責將新人們帶到國際性的游戲大會,比如 GDC 和各種 GamesCom,讓他們結識更多的業內人士。

最后便是長達半年的“風投階段”,團隊在此期間會完成游戲的發行,并擁有一個可持續的商業計劃。如果你是舍夫德的學生,你也在這個階段迎來了畢業。游戲的成功發行意味著公司的立足,你將被邀請加入當地的游戲社區,成為“前輩”,可能在未來某一天回到課堂傳授經驗或成為聆聽 Pitch 的委員會成員。

“我們的目的不是創造游戲,而是關注公司成長和就業機會的增加。” Ling 說道。

他還認為,大學依然是本地區的關鍵引擎。舍夫德的游戲專業涵蓋一切,設計師、藝術家、程序員和商科學生兼具,讓學生們內部即可組成完整的開發團隊,隨時動手實踐;大學-孵化器-產業園相鄰的地理位置,也有助于組織各種跨階層的活動,加強社區新老游戲人的交流。“初創公司們成熟之后,就可以把經驗帶回母校,不少公司的所有雇員都是學長學姐,他們都有意愿幫助新生。”

Coffee Stain Studios 便是孵化器最知名的產品,9 個創始人也都來自舍夫德大學,可以說從頭到尾都是舍夫德游戲體系的基因。

當然,他們起初向委員會展示的游戲并非《模擬山羊》。這個團隊拋出的首個項目是名為 1<3 Strawberries 的平臺跳躍手游——不過其實他們對手游完全沒興趣,只是為了通過審核才暫時放下初心,試探性地選擇了也許是最容易掙錢又不出錯的商業計劃,這為他們后期開發兩部口碑甚佳的塔防類 PC 游戲 Sanctum 打下了經濟基礎。

而此后發生的事情看似偶然,實際又必然——沒有大學和孵化器,他們很難有機會達到兩個月內完成《模擬山羊》、趁著熱度立刻將之發行的水平。如今,Coffee Stain 已經獨立出去,把租金便宜的地盤留給了新人,自己將市中心的一家老電影院改造成了新的工作室。他們還在馬爾默的 DevHub 設立了分支,新游戲 Satisfactory 也在 Beta 測試中,一切運轉良好。

孵化器為夢想者提供了一個指路牌,進入項目后,之后的結果完全依賴于自己的努力程度。

Angry Demons Studio,和自己暴躁叛逆的名字不同,其實是個相當勤勉的團隊。這個年輕的 5 人團隊在陽光正好的中午——大約是所有愛熬夜的開發者還在睡覺和拖延的時候,已經坐在了科技園自己固定的小房間里制作秋季將發售的新游 Apsulov。按照 Ling 的說法,他們天天如此,穩如上班族,所以才能被我們在幾乎空蕩蕩的大樓里抓到。這種自制力大概就是其處女作 Unforgiving: A Northern Hymn(一款基于瑞典民間傳說的恐怖游戲)質量高超得不像處女作的原因。

擔任領袖角色的 John Kalderon 樂意見到中國人的來訪,他回憶道,“我們的游戲有陣子突然獲得了好多來自中國的銷量,似乎都是被一個 B 打頭的網站吸引來的……”

之后的事情發生得非常迅速,我們討論了一會兒 Bilibili 和 Apsulov,然后 Ling 突然向 Kalderon 提議,“嘿,我覺得你應該跟我們一起參加 Chinajoy!”

Angry Demons Studio 在孵化器所屬的一間辦公室里

3. 試探中國游戲市場

幫助舍夫德的游戲公司和產品獲得國際關注、促成舍夫德前往海外交流的機構 Game Arena,同樣由地區政府資助。

除了帶隊參與各國游戲行會外,他們每年 10 月會在此舉辦瑞典游戲大會(Swedish Game Conference)。這是瑞典國內最大的游戲會議,創立于 10 年前,每年前來的行業人士都在增多,從最初的 300 多人,到如今必須搬進市內最大的體育場 Arena Sk?vde。2018 年,有 32 個國家的 1000 多人參與會議,進行主題演講、圓桌討論,開設 workshop 和競賽,B2B 區域、游戲展示、頒獎、派對一應俱全。它還會根據當年行業話題設定演講主題,去年是“游戲與政治”,今年則是“可持續性”。

又一次,舍夫德的迷你和行會的盛大形成了對比。而讓它不同于任何一個大型游戲行會的地方,自然在于它的學術氛圍。“我們以游戲領域的學術研究為榮”。

但是舍夫德的環境似乎過于舒服了,這讓開發者之外的人——接受采訪的這三位來自體系內不同機構的人,感到一絲擔心。雖然瑞典游戲通常面向全球觀眾,但他們希望這些本地開發者可以特別關注一下新興崛起又潛力巨大的市場,比如中國。

“本地工作室不在乎中國市場,他們只想在Steam 或是 App Store 發游戲,而我們希望他們能去接觸更有趣的市場。”

本次瑞典之行遇到的工作室,不曾與我們談起任何中國計劃。除非特意提起,或是他們自己有所經歷,他們才會意識到數目龐大的中國消費者可以帶來怎樣的福利。

在學者、商業拓展者和項目總監的眼里,忽視巨大的機遇和更“先進”的商業模式,顯然是舍夫德的工作室們需要改進的地方。而在競爭日益激烈、各平臺游戲數量爆炸的情況下,多了解一個市場,就多了一條生存之路。“你的游戲可能只能在 Steam 上賣出幾百份,但如果你找到另一個平臺,這個數字也許能達到 1 萬。總之,你得另尋出路。”

這個體系接觸中國市場的方式,是在中國高校開設文化交流性質的短期游戲課程。中國并沒有游戲設計專業,也很少有家長愿意讓子女學習名字中帶“游戲”的課程。中國大學和專科院校培養的是程序員、美術生和動畫制作者,而這些教育與游戲核心的創意、關卡設計、敘事藝術相距甚遠。不同專業的學生通常不在一起合作,當他們被分開時,只能成為外包公司的“藍領”。

瑞典則幾乎是完全相反的情況,斯德哥爾摩北邊的烏普薩拉大學、西部沿海的哥德堡大學、南部馬爾默大學,幾大城市的大學都提供游戲設計方向的學位。它是正經職業,自然有相應的教育和學位。

作為研究中國市場三年的學者,Toftedahl 已經在過去幾年多次往返中國——以至于他熟練掌握了中式 PPT 的制作方法。通過個人關系,舍夫德大學和 Game Arena 聯系到了愿意開展合作的高校。Toftedahl 和他的同事,最近剛剛在無錫的江南大學設立了瑞典風味的短期課程(第一次是在北京科技大學)。面對 35 人的小班,瑞典講師教他們如何創意思考,并將他們分成兩名程序員加上兩名藝術生的四人小組,利用 1 周的時間做出游戲。這些游戲以原型形式畫在紙上,因為“紙是可以隨時扔掉的,你可以不斷更新自己的想法,當它們用程序表達出來時,你就與它難以割舍了”。

據 Toftedahl 回憶,跨學科合作對中國學生而言是件很新鮮的事,他們表示自己不常有這樣的機會。他們花了點時間鼓勵學生們多與教師互動。另一個令他印象深刻的事實是,中國高校竟然擁有大量的女性編程者,“我們應該向中國學習,要搞清楚為什么在中國就有很多女生對技術感興趣”(歐美國家為了鼓勵女性參與 STEM 課程/游戲/科技行業,往往會專門設置針對性的多元項目)。

他們計劃 5 月回北京,在中央美術學院開展同樣的課程,夏天之后再前往上海師范大學。他們對選取合作學校顯然有自己的標準,“我們對排名不感興趣,只會和彼此信任的正確學校合作。我們也不相信高級官員指派的合作,更相信教師之間、學生層面的聯系。雖然課程只有一周,但對于其中的某些學生而言,可能這段經歷就足夠了。”

雖說如此,舍夫德還是有意將短期課程變成長期。上海師范大學的項目將是瑞典學生和中國學生的合作項目,先是瑞典學生在上海待 1 周半,在他們回瑞典后,仍然可以用微信與國內學生繼續交流,之后國內學生將前往瑞典結束整個課程。

實際上,8 名舍夫德的學生已經被安排在騰訊 Next Studio 進行 2 個月的實習,他們為游戲做測試和反饋,觀察中國的游戲開發過程、學習如何在一家中國公司做事。還有一些海外生活塑造的品質——“瑞典學生需要這樣的經歷,需要知道在陌生的地方身為少數族裔的感受,它會讓你更謙遜。” 曾在日本長居的 Nyberg 補充道。

他們稱此為文化交流和知識交換,和孵化器一樣,目的不在于賺快錢,而是建立長期的合作、互換資源和學習——中國缺設計人員,瑞典缺生產人員,似乎是完美的互補。

“中日韓市場,至少在移動端領域,手游用戶的習慣比西方消費者更加先進。我們需要從中學習并進化。亞洲市場用戶密度更大、受信息轟炸更多,生活方式也完全不同,我們要了解如何滲透完全不同的區域,增加自己的國際競爭力。”

在被問到是否了解中國游戲市場的“不確定性”時,瑞典人給出了肯定的答案。他們知道政策變動、版號發放、本地化的水平將深深影響一款游戲的銷售,而中國手游市場里混亂無比的安卓平臺,也比只有單一 Google Play 的歐美市場復雜得多,需要又一套策略。 不過,“僅僅只是知道這些信息,也有助于我們做出知情后的決策。”

舍夫德的大學-孵化器體系也許難以在別地全盤復制,但正如我們在上篇提到的那樣,瑞典各地區具備各自的吸引力,思路完全不同的工作室都能找到適合自我的開發土壤,他們的目標和路線因而可以變得很單純:做好游戲,活下去。

我們將在下篇中聚焦三個活得挺成功的工作室,他們的共同點是設法拿出了獨一無二的作品。

題圖來自《模擬山羊》、Satisfactory,內文圖片如無說明來自記者拍攝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贵州福彩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