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像玩樂高玩具一樣自己在家組裝醫療工具?

智能

像玩樂高玩具一樣自己在家組裝醫療工具?

Alex Howard2015-07-27 18:00:00

連生個病也感覺變“萌”了呢。

本文由?Medium 和?Alex Howard??權《好奇心日報》發布。Alex Howard 是?O'Reilly 出版集團 Radar 頻道的常駐記者。

想到麻省理工學院(MIT),你腦海中就會出現各種超高技術的畫面,你會想到那些諾貝爾獎得主和世界級的思想家,想到他們發明了自己的方法推動未來發展、推進基因工程和機器人技術。

然而,未來有時候也會出乎我們的意料。比如說何塞·戈麥斯-馬奎斯(José Gómez-Márquez)就是其中一例。他的偉大想法造就了“Little Devices”這間由他負責管理的 MIT 實驗室。Little Devices 實驗室通過 DIY 的方式設計制作工具,而且這些工具都是用于醫療保健領域的。這些出自他之手的醫療設備不太像你會在《柳葉刀》、《科技縱覽》這些專業雜志上讀到的內容,反而和你在《Make:》雜志上讀到的東西有著更多的相同之處。

1?馬奎斯在?MIT 的實驗室

這種定制式的設備制作滿足了廣大的需求。地球上大多數人都沒有足夠的錢或者保險金,他們沒法和更加富有的人一樣使用高科技設備、聘請專業的醫師。而戈麥斯-馬奎斯擁護支持的這些小設備,正是為普通人設計的醫療設備低價替代品。比起醫院為病人配備的時髦的 Apple Watch,這些設備更像你孩子玩的樂高積木。不過你可別被它們簡單的外觀欺騙了。

戈麥斯-馬奎斯有著 MIT 的背景,此外,他的團隊中還有一大群通常不為人所知的 DIY 發燒友,他們在實踐低成本創新。一直以來,公眾都會關注跨國公司、大學和政府實驗室的研發中心,他們習慣了那些經常出現在頂尖醫院而非叢林或者貧民窟里的昂貴又復雜的設備。而那些自制 DIY 醫療設備的人,自然毫無意外地遭到了人們的質疑甚至嘲笑。

然而人們這樣的態度并不正確。這些后院發明家、利用業余時間鼓搗小發明的人,以及像戈麥斯-馬奎斯這樣的學者設計的 DIY 工具,不僅能夠改善數千人的生活,甚至能挽救他們的生命。而且這些 DIY 工具能夠在任何地方發揮作用,它們不止能在美國市中心和農村中心地帶使用,還能在各地破落的社區使用。為了實現這一承諾,我們需要拋開我們對于新想法產生的方式和源頭的錯誤想法,認清“創新無所不在”這個事實。

戈麥斯-馬奎斯在 HealthFoo Camp.引起了人們的一片驚嘆。戈麥斯-馬奎斯在 HealthFoo Camp 引起了人們的一片驚嘆。

如果你想看看戈麥斯-馬奎斯情緒高漲的樣子,只需要問他實驗室里堆積的那些孩子玩具似的五彩繽紛的小玩意兒,是否能夠給病人的生活帶來改變——答案不僅是“能”,戈麥斯-馬奎斯還堅稱,幾乎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替代這些小玩意兒。傳統醫療系統追求的是利潤,而不是醫療設備的樸素簡單,他們也不會考慮病人是否用得起這些設備。

就拿霧化器來說吧。人們用這個設備把液體轉變成薄霧,以此讓那些受氣喘或類似疾病折磨的病人吸入重要的藥物。市面上賣的霧化器一套通常要花上好幾百美金。但是戈麥斯-馬奎斯使用標準導管、一個 7-10 美元的過濾器和一個用于供能的自行車氣泵設計了一款小型設備。這款設備能夠起到和那些高科技設備相同的作用,它的使用效果太好了,以至于那些習慣了使用市面上賣的那種霧化器的人們也開始問:美國醫療體系是否能夠更加仔細地了解一下這款小小的設備?

?“我們在美國接到了不少來電,” 戈麥斯-馬奎斯說道,“電話那頭的人說:‘我孫女去越野滑雪了,她需要使用霧化器。’接著他們會問:‘他們為什么跟我收這么多錢?’”

Little Devices 推出的霧化器可能外觀并不漂亮,但是它能夠幫助你呼吸。Little Devices 推出的霧化器可能外觀并不漂亮,但是它能夠幫助你呼吸。

公眾對戈麥斯-馬奎斯霧化器的廣泛關注和好感可能有著一個有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源頭——而那件事已經改變了人們的看法。2013 年,阿根廷一名叫做若熱·奧東(Jorge Odón)的汽車維修工看了一個關于如何從酒瓶中取出掉落其中的軟木塞的視頻,看視頻的時候,他有了一個想法:取木塞的這個方法或許經過調整以后可以用在安全接生有生命危險的嬰兒上。奧東想出了一個用廣口瓶和塑料袋就可以將孩子從母體中取出的簡單方法,這個方法不必用到通常醫生在接生時常用的產鉗和吸引助產的工具。沒有經驗或者鍛煉不夠的助產士和醫生在使用常見助產工具進行接生過程中,經常會使得嬰兒大出血、四肢受損、脊椎遭到扭曲、神經受損或者頭骨碎裂,(奧東的這個方法無需使用助產工具,自然也就不存在這些問題。)(世界上有大約 10% 的新生兒出生時會伴隨嚴重的并發癥,但全球許多地方都沒有剖腹產可供孕婦選擇。)

和許多 DIY 治療方式不同,奧東接生孩子的方法引起了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醫生的主意。最后,醫療設備巨頭美國 BD 公司(Becton, Dickinson and Company)對奧東的想法進行了調整,制作了?BD Odon Device?這一醫療設備。如果?BD Odon Device?通過了阿根廷的臨床試驗并投入生產(預計每件成本為 50 美元),那么這個汽車維修工的發明就有可能會拯救全世界數千位媽媽和她們的寶寶的性命。

戈麥斯-馬奎斯的實驗室僅僅只代表著向醫療保健領域一直以來昂貴而又復雜的創新方式提出挑戰的一種方式。另一種挑戰這一現狀的方式則是了解在相對較貧窮的國度什么樣的簡單技術會受到歡迎,然后在較為富裕的國度采納這些技術,對這些技術進行調整并進行測試。這種方法被稱作是“逆向創新(reverse innovation)”。有趣的是,這個想法提出后很快就被人們接受了,因為它能夠彌補以往由政府和公司資助進行研發的不足。

事實上,“逆向創新”這個術語是通用電氣公司(General Electric)董事長兼 CEO 杰夫·伊梅爾特(Jeff Immelt)和英國達特茅斯(Dartmouth)的杰伊·戈文達拉揚(Vijay Govindarajan)教授在 2009 年一期《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上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的。戈文達拉揚是最杰出的逆向創新倡導者之一,大部分關于逆向工程方面成就的資料都引用了他的研究。

戈文達拉揚向人們介紹推薦了一名叫做瑟德柴·吉瓦卡特(Therdchai Jivacate)的整形外科醫生。這位泰國醫生發明了一種價格低廉的義肢,人們可以使用回收再利用的塑料酸奶容器快速制作生產這種義肢。2012 年,在《哈佛商業評論》上一篇題為《只要花原本 1% 的錢就能得到的醫療保健》(Health Care for 1% of the Cost)的文章中,戈文達拉揚還列舉了其他一些發明,諸如印度只需 30 美元的白內障手術和價格低廉的心臟手術。

而在自己的演講和文章中,戈文達拉揚這位通用電氣公司“首席創新顧問”著重推薦了能夠和傳統醫療技術起到同樣效果、但價格較為低廉的產品。傳統醫療和酸奶盒沒什么關系,它們聽上去更像是摩爾定律和規模經濟的受益者。

戈文達拉揚提到的這些設備中包括了一款低價的心電圖設備(ECG)和一款簡潔便攜的超聲波設備,這兩款設備都是為了滿足全球各地對于低價設備的需求而生產的。雖然這些產品都來源于通用電氣公司(所以戈文達拉揚推廣這些產品對他自己也有好處),但它們確實是世界上較為成功的傳統技術設備的低價替代品。

通用電氣公司的超聲波設備。由通用電氣公司供圖。通用電氣公司的超聲波設備。由通用電氣公司供圖。

據通用電氣醫療集團一位通訊主管阿爾溫德·戈帕爾拉特南(Arvind Gopalratnam)稱,2010 年便攜超聲波設備 Vscan 上市后,通用電氣公司便集中精力開拓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市場。如今,通用電氣公司在一百多個國家售出了超過 17000 臺便攜超聲波設備。目前每臺 Vscan 設備售價在 7000 美元到 8000 美元之間,僅為原本全尺寸超聲波設備售價的幾分之一。

“這可能是通用電氣醫療集團推出的最激動人心的技術之一,” 戈帕爾拉特南說道,“從硬件方面來看,它的體型很小,可以說是第一款真正能夠改變技術設備現狀的設備。”

Vscan 的成功催生了更多此類設備:2014 年,通用電氣公司又推出了一款對人體的損傷更小、效率更高的雙探針版 Vscan。這是第一款具有臨床能力的手持式掃描儀,目前共有 3000 臺這種設備在 50 個國家投入使用。

不過,此類設備的普及并不總會帶來好的結果,有時候還會產生令人意想不到的后果。2012 年,因為擔心使用便攜超聲波設備探測胎兒性別會引發人們根據胎兒性別選擇性墮胎的行為,印度頒布禁令,禁止人們在診所以外的地方使用便攜超聲波設備

你可能會認為戈麥斯-馬奎斯也是“逆向創新”的一大追隨者,但他卻恰恰對這一術語擺起了臭臉。他的反對主要集中在兩點上。第一,富裕的機構(而非最開始的發明者)可能會利用發明者的想法在現實生活中賺錢,他不喜歡這種做法。“如果你希望逆向創新在美國發生,那你可以一開始就投資實驗,然后把錢收回來。” 戈麥斯-馬奎斯建議道。

第二,他認為,實踐中用起來效果最好的創新設備,就應當在實踐中發明,并在類似的資源受限的環境下開發。只有這樣,那些想法才能傳播到其他市場上去。

低價醫療設備在發展中國家很讓人看重,主要是因為我們可以“從貧窮的國度了解(他們使用什么樣的技術),然后(將這些技術)拿到美國來用”,這種傲慢的想法也讓戈麥斯-馬奎斯相當生氣。他爭辯說,看見人們自發地將自己的能力提升到了一個驚人的水平、想辦法鼓勵他們做出更多的發明,這才是真正令人興奮激動的事。

此外,發展中國家并不是孵化這些生機勃勃的創新想法的唯一搖籃。這些創新到處都是,而且幾乎無時無刻不在發生。埃里克·馮·希培(Eric von Hippel)、史蒂芬·弗勞爾斯(Steven Flowers)和杰倫·P·J·德容(Jeroen P. J. DeJong)選取一些具有代表性的英國消費者樣本進行了一項調查,參與調查的消費者中,有百分之六的人有過“參與消費者產品創新”的經歷,這就意味著他們參與改進過某種激動人心的產品,或者自己從零開始創造過一些東西。總地來說,這些人在他們自己產品的研發上花的心血,比英國所有公司加起來的兩倍還要多。

但是這些有天賦的業余人士的作品卻常常被人忽略,他們沒有申請專利,也很少會獲得足夠的回報。為了充分利用這些個人發明家的創造力,讓他們的創造力產生更加廣泛的影響,我們需要創設能為他們提供更多支持的創客天地、大型挑戰賽和競賽。在這點上,我們已經有了一些進展。2011 年起,美國聯邦政府使用眾包做法處理事務的次數翻了六番白宮舉辦的“創客大會”(Maker Faire)活動是一個引人注目的開始——不過,與國會和國家立法機關制定更多靈活的政策支持 DIY 創新相比,在華盛頓賓夕法尼亞大道 1600 號為 DIY 創新者慶祝歡呼所帶來的效果并不能同日而語。

戈麥斯-馬奎斯和他的團隊正在采取另一種方法捕獲不受政府和公司關注的創新。2013 年 9 月,這位 MIT 研究人員和他的同事創辦了一個叫做“創客護士”(Maker nurse)的項目,幫助收集全世界的實用想法。

護士的所見所聞是獲得前沿創新想法的一個理想方式。戈麥斯-馬奎斯小組進行的調查研究顯示,護士很久以前就已經開始臨場發揮、滿足病人的需求了。一個世紀以前,甚至還有一本期刊雜志專注于分享護士的這些技巧。而現在,這本小書的 21 世紀版本在網上出現了(makernurse.community)。MIT 的研究人員希望這些有馬蓋先(MacGyver)之稱的護士能夠繼續和彼此分享他們的各種技巧和創新。(譯注:馬蓋先是美國影片《百戰天龍》的主角,他擅長用各種普通生活用具作為工具,幫助自己和拍檔擺脫困難。)

2

未來,Little Devices 實驗室希望能夠利用開源硬件背后的想法,將它們應用于 DIY 醫療設備,引起更大的轟動。如果他們成功了,他們就會設計推出更多簡單易懂的設備,這樣一來人們就可以把這些設備的特點和售價與制造商提供的那些“黑漆漆的箱子”做個比較了。戈麥斯-馬奎斯和他的團隊目前正在努力設計制作一套能讓人們調整改進他們自己的裝置(包括標記和傳感器)的工具。

戈麥斯-馬奎斯的想法最大的一個特點在于,他能在相當細致的層面上去應對技術挑戰,同時又能認清它周圍的社會環境。想想他實驗室對登革熱(dengue fever)的測試吧,美國食品和藥品管理局(FDA)現在正在審查他們的實驗結果。實驗結果只是信息的一部分,誰患有疾病、他們在哪兒,也同樣是很重要的信息。“我們的探查方法和機器采用的探查方法完全不同,” 戈麥斯-馬奎斯,“我們利用人來探查創新,我們讓成千上百人來參加那個測試,并通過電話報告結果,通過這種方法來進行整體信號采集。我們幾乎就像是 Foursquare 網站一樣,不過人們在我們這兒分享的不是地理位置,而是疾病的相關信息。”

Little Devices 推出的裝在箱子里的醫學實驗室Little Devices 推出的裝在箱子里的醫學實驗室

有過所有那些豐富的經驗后,這個 MIT 團隊現在正在著手研究近來廣受關注、令全球人心惶惶的一項疾病:埃博拉。他們的目標是通過實踐使用價格低廉的材料完成一項簡單的測試,測試結果將會通過手機分享給公共衛生工作者。如果戈麥斯-馬奎斯的醫療設備創新團隊能夠設計制作出一種工具控制住下一種流行病,那么他們也就不必過多爭辯“他們的發明代表了一種什么樣的創新”了。到那時,再用“Little(小)”來形容他們的成就,也就不再合適了。


翻譯 ?is譯社 錢功毅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贵州福彩快三开奖结果